中国时隔6月再度增持美债:外汇储备安全与收益双赢, 外汇交易技巧

  时隔6个月,中国再度增持美国国债。

  1月20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公布最新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截至去年11月底,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增至1.06万亿美元,较10月环比增加90亿美元,属于过去6个月首度增持(截至2020年11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最大的美国国债持有国,日本却在11月环比减持87亿美元,令其美债持有规模降至1.26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中日两国在过去5个月以来,首次出现不一致的操作。

  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对冲基金经理对此分析说,中日两国截然不同的操作,可能与各自资产配置诉求不同相关。去年11月疫情开始再度肆虐全球,中国可能基于外汇储备安全性与流动性考量,适时增加高信用评级的美国国债“避险”。相比而言,由于当月日元兑美元升值逾1%,令众多日元套利交易资本感到持有美债的汇兑损失过大,继续抛售美债并拖累日本持有美债规模连续4个月下降。

  在他看来,中国增持美债的时机把握相当精妙——整个11月美国国债收 外汇交易技巧益率趋升,因此中国此时增持美债,在通过美债期货等衍生品对冲利率、价格波动风险后,持有到期的收益率较过去数月增加逾20个基点。

  “结合过去数月美债买卖操作,中国似乎做了一次完美的高抛低吸,从而令外汇储备在兼顾安全性与流动性同时,还获得不菲的交易型获利机会。”这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对冲基金经理认为。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去年12月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回升(价格下降),华尔街金融机构普遍预期中国等美债重要持有国会继续抄底美债以获取更高的持有到期收益。

  “事实上,11月中国增持美债,似乎也在释放希望中美关系改善的信号,令华尔街投资机构更加看好全球经济复苏,进而继续押注美股上涨。”一家华尔街美股经纪商指出。

  与日本英国操作“不一致”

  美国财政部公布最新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还显示,去年11月海外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总规模环比下降约148亿美元,至7.05万亿美元,呈现连续5个月下降趋势。

  因此,中国逆势增持90亿美国国债,颇引华尔街金融市场关注。

  记者多方了解到,去年11月中国增持美债,很可能是基于自身外汇储备的安全性与流动性考量。毕竟,当时疫情再度肆虐全球,加之美债收益率趋升创造相对合理的持有到期收益,因此中国适时增持美债“无可厚非”。

  其实,除了日本、英国等少数国家在去年11月选择继续抛售美债,众多国家外汇储备管理机构与私人投资机构都在增持美债。

  TIC数据显示,在美债前10大持有国里,一半国家均选择增持美债,其中中国以增持90亿美元位列前茅。此外,当月海外私人投资者合计买入美国国债96.40亿美元,一改10月抛售201亿美元的势头。

  AMP Capital投资部负责人Nader Naeimi向记者透露,日本与英国之所以选择继续抛售美债,有着各自的苦衷。以日本为例,由于日元兑美元持续升值,大量日元套利交易资金意识到持有美债的汇兑损失日益扩大,比如11月美债平均收益率为0.842%-0.874%,但日元兑美元升值幅度超过1%,导致他们持有美债的实际回报只有约-0.15%,因此纷纷抛售美债减少“损失”。

  英国则考虑到英国脱欧可能会加剧英镑汇率剧烈波动,因此提前抛售资产筹集现金,可以及时干预汇率稳定英镑汇率,从而拖累英国持有美债规模环比大降255亿美元,创下2020年最低值4204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回升(价格下跌),是否会激发各国外汇储备管理机构继续抄底美债热情,正被华尔街众多投资机构密切关注。

  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透露,近期不少受托管理多国外汇储备资金的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一直在逢低抄底美国国债,因为他们预期随着美国经济复苏与通胀预期回升,未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将回升至1.5%-2%,在通过美债期货等衍生品对冲美债利率、价格波动风险后,这份收益率足以符合众多国家外汇储备管理机构(在全球加码QE情况下)对全球政府债券投资组合的回报要求。

  “可以预见的 外汇交易技巧是,只要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中国等国家外汇储备对美债的配置需求未必会持续回落,转而保持在一个合理的配置区间双向波动。”他指出。

  海外私人投资者抢购各类美元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海外私人资本同时加仓美国国债、机构债、企业债与美国股票,这是2017年9月以来首次出现的局面。

  具体而言,去年11月海外私人投资者在买入美国国债96.40亿美元同时,环比增持533.9亿美元机构债、8.67亿美元企业债与619亿美元美股股票。

  “这种状况的确不多见。”TS Lombard公司全球宏观部门主管Dario Perkin向记者透露。由于股债价格波动存在较强的负相关性。以往多数情况下,海外资本要么投股弃债,要么投债弃股,很少出现股债投资“一个不能少”的状况。

  在他看来,这背后,是海外资本应对疫情再度肆虐全球,采取双面下注的策略。一方面他们认为美联储会持续加码QE政策与美国新政府将出台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令美股持续上涨,因此纷纷买涨美股同时押注美元大幅贬值;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疫情肆虐令美股波动性骤增,在美元资产配置里适时增加美债持有比重进行风险对冲。

  “其中,多数海外资本倾向追涨美股看跌美元,机构债与企业债之所以获得环比增持,很大程度得益于日元套利交易资金的追捧。”Dario Perkin指出。为了追求更高收益率对冲日元兑美元升值所造成的汇兑损失,去年11月不少日元套利交易资金在抛售美国国债同时,转而加仓收益率更高、且违约风险有所下降的机构债与企业债,由此带动11月美国企业债一改10月净抛售215亿美元的窘境,反而呈现8.67亿美元净流入。

  Nader Naeimi认为,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海外资本对 QE政策套利的热情不减——当时市场传闻美联储在缺乏财政刺激计划配合的情况下,不得不加码QE力度支撑美国经济复苏,因此众多海外私人投资者蜂拥买入各类美国资产,押注QE进一步泛滥令资产价格继续走高。

  “其中,美股迭创新高所带来的赚钱效应令海外私人资金持续大举涌入美股。”他表示。截至去年11月的过去一年里,海外私人投资者累计增持美股规模已达到创纪录的3160亿美元。

  前述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指出,相比海外私人投资者的“疯狂”,多国外汇储备管理机构对美股的持仓比重仍控制在较低水准,他们更担心持续创新高的美股估值与美国经济基本面日益“脱节”,过多配置美股反而会给外汇储备安全性构成较大挑战。